这个申请季已经尘埃落定,轻松愉快中TD社群的小伙伴们想来跟你分享他们当初是怎么选择了现在的专业?上了这艘“贼船”之后,又是如何爱这门学科到一发不可收拾的?来看看你的故事是否与他们有所相似,那些对学科一见倾心的瞬间是否也让你回忆起自己的一段故事?

是谁让冰冷的世界突然变得火热

 匿名:数学专业

我知道你们想听爱情故事。但是作为最资深的单身狗,很遗憾,我连暗恋故事都没有。可作为一个没有故事的大学生,今天还是很想讲一个为了TA放弃正牌Prof的桥段。

TA:Teacher Assistant,助教;Prof:professor简写,教授。

公立大学的初级课业是很幸福的,Prof讲的课总是一百人起步,于是就有了TA这个设置:把大班课的学生们再分为几个小班,在小班课上TA就会讲讲概念和作业,搞搞quiz和监督一下期中考。至于为什么幸福?原因自然是大班课可以翘到不留痕迹,所以我多个早晨昏睡在床上,没有看到过Prof的脸。然而小班课总要去的,点名签到,不去扣出勤。这样一来,每周看到TA的次数反而大于Prof。

于是在大一第一学期的数学小班课上,当TA在黑板上描她没有写全的分式线时,我下意识注意了她的姓名特征与脸部特征,当即判断这位TA十有八九来自大天朝。等待下课铃声响起,众人默契地收拾书包奔向教室门外,我则走到TA面前,开口说了一句:“加个微信吧。”

还处在英文状态的TA愣住了,反应了那么十几秒之后,拿出了手机。

大学生总有自己的独特坚持,比如每晚必去图书馆,比如早课永远不选,再比如吃饭必去楼下的泰国餐厅等。而我的坚持就是,死也不去理科教授的office hour,想到漫无尽头的等待,心里尚存的一点耐性都能消失殆尽。但继加上了TA的微信之后,我莫名其妙起了念头去了TA的office hour(额外答疑时间)。

这一去,到现在也没有停过。这期间讲过题目、谈过未来、说过数学,也调侃过学校。TA作为一个二十多岁的人,也展示过年轻人的普遍模样:看着变态一点的考试题皱眉撇嘴,谈起数学专业也自嘲毕业继失业,回宿舍也坚决不走路只坐公交。

而数学,在这个时间段里,让我看到二十多岁的人在它的影响下进化到什么样子。每天也为自己的证明作业烦恼,演草纸一周几沓几沓地用,教学楼内看见自己的老师还是有些紧张。

是如TA所说的那样,数学这个学科必然是没有CS等那么有高回报的,但我心里还是持有最原始的喜爱。在与多个课程的较力中,明显感受到自己在数学学科上的得心应手,也愿意在平日里花更多时间在数学上。

未来是什么样子的还不好说,不过这个学期开学前,我已经为了这位TA放弃了一个传闻中考试很简单的Prof的课。结果?结果我现在的Prof的考试比那位我没选的还简单。但我想说的是,遇见一个合适的老师,不要看对方年龄,只要教得好,一定不要羞涩。多去交流,有很多潜在的美好意外在未来等待着!

是谁让我感觉我不是孤单一个

Surefire:化学专业

我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拿起滴灌和试管,这是我的第一堂化学实验课。“滴哒”——伴随着水滴入试管,原本显得惨白的试剂顿时变成了海蓝色。那一刻,有一种自己当了一回“魔术师”的自豪感油然而生,毕竟是我让这两个命中注定在一起的试剂相遇。那美妙的一瞬间,也许就是我将命运与化学紧紧相连的时刻了。

“什么?你居然学化学?”

在这个漫长的申请季中,我无数次听到这样的质疑。其实我是个理科并不拔尖,有时文科还略展风头的女孩儿。从初中开始,所有朋友都认为我是个学文科的料。但是,我选择化学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因为我发自内心地热爱这门学科——不为面子,不为生计。

从小,我就对我们所处的神秘的“物质”世界充满了好奇。带着这种极其”欠揍“的好奇心,5岁的我对妈妈的化妆品们打起了主意。那时,我会偷偷地把几种面霜、精油混在一起,放在一个塑料盒子里,再放到暖气片上烤几个小时。当我“验收”实验成果时,发热并变黄的黑暗混合物每每能让我动力大增,鼓起继续浪费化妆品的勇气。但也正是这样“熊孩子”的行为为我打开了化学世界的大门,让我对充满魔力的化学反应欲罢不能。

其实在我初次学化学的第一学期,化学成绩是很糟糕的。虽然对五颜六色的试剂和纷繁复杂的反应充满兴趣,也并没能拯救我大大小小的考试。还好,我遇到了自己的化学启蒙教师Ms. Wang. 不同于每次考完试找我 “喝茶”的班主任,和生硬地传授知识点的物理老师,王老师在我挂科的时候也能给予我最乐观的评价;也许很多老师并不了解,气氛严肃的办公室里的一个微笑对一个即将中考的孩子有多大的鼓励。不仅如此,王老师会积极地为我们争取实验课;也正是这样的经历让我牢牢记住了那些记不住名字,特性复杂的物质。

化学并不局限于一门“枯燥、考试全靠背”的学科;它与日常生活密不可分的联系也让我坚定了学习化学的决心。论做饭,只有扩大西红柿的面积,产生“盐度差”,得到更多番茄红素,才是一道精致美味的番茄炒蛋。论电影内容,大家只知道大boss用“某些毒药”杀了受害人,而我却会刨根问底地了解到那其实是“氟化氢”。学习化学不仅时时刻刻激励着我在生活中积极质疑与思考,也是我的一大乐趣来源。

化学就像魔法一般,它轻轻一挥手就让我变成了一个想法丰富的人。做化学实验就像打开一个礼物包,因为神奇的形态变化总等为我带来惊喜。假如我的生活是个“烧杯”,那么化学就是激起我好奇心的反应。用我曾在递交给学校的专业文书里的话说就是,“Beyond knowing ‘what’, I want to know more about ‘why’ and ‘how’. I adopted my exploratory skills, fine-tuned my chemistry, with my innate desire to know.”

希望热爱化学的你能坚持让它为你的生活添彩;希望还没有探测到化学的attractiveness的你也希望能早日找到自己真爱的学科。Wish us all the best!

是谁让所有简单的心情失而复得

Yelly:心理专业

曾经酷爱毕淑敏的散文,经常会去书店一买好几本她的散文集。某天突然发现她也写了小说,于是就随手拿了一套《女心理师》去结账。殊不知,这随手一拿竟成了我现在选择psychology的奠基。

我看着小说里贺顿为了摆脱曾经穷酸艰苦的身份不顾一切,看着她在心理诊所遇到的客人,听着她在电台的声音,见证着她的感情,最后惊异的发现她自己的那段童年往事所造成的创伤。我仿佛飞到了她的身边,遇到了那一个个稀奇古怪的访客,却在贺顿的心理治疗下又了解了他们稀奇古怪背后的原因。

我开始了解“遗忘”、“梦境”这些耳熟能详,却又不那么了解的概念。我曾觉得“心理师”这个职业是一个近乎飘渺遥远的东西,可《女心理师》好像拽着我走进了这个职业。这本书,再回过头来看,有虚构有夸张也有不科学,但是却实实在在的带我进入了一个新的领域。

从此之后,每次遇到有关心理学的书籍总会多看上几眼,买下来。我不知道这些书到底是不是科学有依据,但它们却诚然渐渐激起了我对psych的兴趣。但在选申请major的时候我总在想,心理学真的像是我想象中的那么有意思吗?我所了解到的是不是只是它被夸大的好?于是我选择了考AP的psych,我想用考试来验证自己的信心并了解到它最真实的那一面。

接下来就是学到癫狂的三个月,一天不学个四五个小时就浑身难受。我发现原来小说里写的都是psychoanalysis的观点啊;原来心理学也有我最头疼的bio,但也是硬抠着背下来那些大脑结构;原来那些药物的名称真的很难记,就把那些barbiturate,monoamine oxidase inhibitor统统都写在随身带的小本本上,时不时的看一看。

这种热情和学习时的享受让我逐渐相信我有足够的准备去面对未来psych带给我的欢乐和难关。于是,psychology,我来了。

是谁让烦脑挫折不再那麽 苦涩

荷包蛋:商科/经济专业

我从小被散养惯了,没怎么被逼着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因此也变得比较挑剔,如果不是真心喜欢的东西,是很难坚持下去的。当时三个选择摆在我面前,模联、商赛、辩论,没什么勉强,就选了个合眼缘的,走上商赛之路。

第一场商赛管理挺乱的,12个小时的工作时间硬生生被拖到15小时,还不包括我们的准备时间,一起熬夜成了队伍的常态。CEO谈合作没有注意保护版权,被人抄袭了概念不得不重新设计,最后却因为朴素沉稳的延时摄影手绘产品的宣传片拿了最佳营销团队。这一次的成功激起了我的兴趣,除了能满足我穿着正装踩着高跟的愿望,原来这种场合我还挺能发挥作用的?

第二场就没那么顺利了,开始真刀真枪分析公司问题,不再是模拟,不再是虚构,一连串现实问题涌了过来。准备时间短,全英文演讲,还有评委永远的“你欠我一个亿”脸,让我紧张到体温下降动作僵硬,一度只能机械读稿,被劈头盖脸一通骂。

奇怪的是,一般这时候我的好感度就下降到冰点了,这件事应该也就这样走到尽头了,这回却没有。我心里的小火苗仍然顽强地燃烧着,甚至越来越旺。现在想来,大概是老师最开始上课的时候讲到从经济学原理出发看很多日常事物。原来很平常的事情,这样一想就有了新的评判标准和出发点,非常有趣。经济学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而好奇的孩子哪怕有对未知的恐惧也拒绝放弃一窥新鲜事的机会。

这种无法控制的拒绝放弃让我有了参加第三场商赛的勇气。难度又一次大幅提升,时间更短,材料更多,国内赛升级为国际赛,对手都变成了母语为英语的人。犹记得决赛那天飞机落地就开始看材料,路上看材料,吃晚饭看材料,脑子就没歇下来过,时差都没来得及倒,挑灯夜战到凌晨3点。第二天起个大早赶去赛场,硬是用正装扛住了冬天的温度,用意志力打败了瞌睡虫。

倒数第二个比完赛放松下来,才感觉到冷,饿,和累。回想起来,那是精神高度集中的十几个小时,除了手上的材料感觉不到其他,真可谓废寝忘食。虽然身体受了不少苦,但忙完的心情是那么愉悦,像春天走在洒满阳光的花径中想要哼歌的那种愉悦。

真心喜欢一件事,吃多少苦都愿意去实现,也许我可以称它为“傻乎乎的热情”?这样的三场商赛让我决定了申请时的商科方向。有人说,“你会后悔的,真的学起来多辛苦”,但谁知道呢?我无法回到过去无法预知未来,所以生活就是当下,在我爱它的时光里用尽全力去爱。

是谁把每个平淡日子都变得深刻

匿名:生物专业

万法皆生,皆系缘份。机缘巧合,注定此生!今天我们来说说我和我对象儿生物的罗曼史。

有一天中午我想平常一样吃着午饭,孤独的午餐时间不仅让我想找找乐子。于是点开了识骨寻踪bones这个美剧。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这个剧从此变成了我的下饭神菜。

当我看见Brennan 从凶案被害者的骨骼上找到蛛丝马迹 追查真凶 还死者一份公正的时候;当我看到Camille 通过化验检测被害者的器官还原事件过程甚至死因的时候,我认识到了生物并非无情,他存在的意义并非狭隘。

追完这部陪我走了五年的剧,真正感动我的是学生物/医学最本真的意义:救死扶伤。当我开始渐渐成人,我的家人也在渐渐老去,身体状况也不如以往。真正让人难过的是,在家里人遭受因为不良生活习惯带来的痛苦和伤害时,你的来自心底的劝说并起不了长远的作用。 这时我惊讶地发现,当我尝试着从科学的角度 客观的说明病因的时候,效果远比感情攻势强。 

当身边的人,真正因为我学到的知识收益颇丰的时候,心情是难以形容的。自豪自己喜欢的科目为他人带来了价值,同时更坚定走这条“不归路”的决心。虽然都是很简单的小事,就是因为平淡的小事的堆积,生物带给我的幸福感 和个人满足感才可以无限放大。 

在以后人生的征途中,我不光怀抱着星辰大海,还有生物带给我的无限惊喜。

是谁把我的天空涂上灿烂颜色

Jenny宝宝:物理专业

大概所有的故事,都从一个个人开始。有一种电影里“The first time I saw him, I flipped”的感觉吧!

第一次相遇,是课外班隔着老远就听到的高亢却又沙哑的南京话开始的:“诶,你们看哦内(lui)能(len)!内能……”那是初一升初二的暑假,就这样,故事开始了。

他是一个年过六旬的老人,满脸慈祥的笑容,操着一口地地道道的南京话。上他的课,从来都充满了欢声笑语。

“好,我们来看功!我扛着讲台,从学校走到了雨花台!请问,我做功了么!”“天下第二欧,天下第一欧!”“这个老电阻,这个老电流,这个老月亮,这个老硬棒(杠杆),这个老小灯泡…这个老……….”

他上课讲知识点,从来都不是非常严肃的照本宣科。粉笔擦,讲台,水杯,只要是在教室的里面的东西,都可以成为他的道具。就算是班上有些吵闹,他都会笑眯眯的喊道:”不能讲话哎!要听哎!这个考试要考哎!”

有的时候是晚上的课,快到下课时间,总听到他说:“我们今天争取8点就放!(8点半以后)还有4题,大家坚持住!!”记得初二的寒假,老余右手骨折了,写板书很不方便,他便用他缠着绷带的右手托着左手,努力的写出和以前一样的板书。他上课的讲义,从来都不是什么书本的复印,全都是他一笔一画手写出来的讲义,然后复印给大家。

老余给我们发手写复印笔记

我从来没有见过像老余那么敬业的老师。他身上的那种温和,热情与慈祥,深深的感染到了我。 要是遇到什么不会的问题,他从来不会责备,而是细心的跟你讲解,从原理到应用。

很遗憾,他不是我们课内的老师,但是在课外班跟着老余两年,我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白,慢慢的跟着他的步伐,一点点了解物理。无论什么难点重点,总是那么的妙趣横生。从“雾里”慢慢变成了“悟理”到最后,懂了一点“物理”的皮毛。我也爱屋及乌的,慢慢喜欢上了物理。

其实,要是不知道“speed”和“velocity”的区别,我们的生活也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是在初中到高中的慢慢深入的学习中,我越发的觉得,物理这门课跟我们的生活联系是那么的紧密,而许许多多的生活之中神奇的现象,都能得到解释。 

“The higher I got, the more amazed I was by the view.”从简单的机械的运动,到快到光速的相对论;从基础的宏观的物体,到围观的原子电子,到天上美妙的星空;从具体而形象的单摆,到抽象的波的方程,无论空间还是时间,仿佛世间万物都可以用这门神奇的学科来解释。

物理掌控这个世间一切的运作。而且,当慢慢的越来越深入,就会发现,还有那么多未知的东西,等着我们去探索。还记得孩提时候,那个充满好奇的你吗?物理就是这样一门课,保护了你那孩童时期的好奇心,并用他完整而严密的理论体系,慢慢给你解释,从现在到将来。

这次TD社群发起了这个话题,又让我一下子想起了老余,回忆起了我慢慢走近这门课的点点滴滴。感谢老余,带领我走进这么神奇的课,我更要感谢这门课,让我探索这个神奇的世界。

我深知,这将是一个有挑战的事情。周围的很多人都会问我,你一个女孩子,学什么物理、学什么工程?而且,很多很多人会来告诉我,学这个会有多苦多累!其实路只有自己走了才知道,而这其中的乐趣,或许只有自己才懂得吧!

为你唱首歌 为生命嘶吼着

编后记

也许我们中的很多人最后在大学期间会选择换专业,或者加上一个新的专业双修,但这并不影响,曾经因为一个小小契机而疯狂喜欢上的那门学科,像初恋一般一直美好地存在着。

那些小小的狂热是我们开心而认真活着的最佳证明,也许当初的你喜欢上自己的专业也有自己的故事——也许为了那个曾出现在生命中默默心生欢喜的ta、或者遇上一位用生命和激情引导学生的恩师、亦或许只是一场普通的遇见就被这门学科深深打动一不可收拾love at first sight……

不管现在的你学着什么专业,也不论是否依然在犹疑抉择中,愿你的大学生活因为更多丰富有趣的专业与课程变得更美好!欢迎在评论区和我们分享你选择现在的专业有哪些背后故事!也欢迎猜一下小编的专业是什么呦,猜对就送你一朵花花!


  51offer独创互联网留学方式,帮助学生降低留学成本,低至0中介费;拥有海量留学大数据,帮助学生提高申请率,轻松搞定世界名校。
  留学合作院校总数超过300家,覆盖美国、英国、澳洲、新西兰等国家。
  51offer,让留学更简单!
  ►►►详细了解51offer留学服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